矿山的春天知人性,拖着时节的尾巴,从冰雪中脱颖而出,让你有了期待已久的感觉。

——常诚

陕煤化集团神木煤化工富油能源科技公司

下完最后一场春雪,路边的杨树只剩下光光的枝干在奋力抵抗寒风的侵袭,有些残留的枯叶,蜷缩着身子,低垂着头,拼命地展示着最后的美丽。“落叶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春来冬去的季节里,带给我们更多的似乎是几许忧伤的唯美。

春殿迷罗帐,万花争香艳,一杯清茶论英豪。美人胜花娇,无诺言,却不晓得红肥绿瘦。

——常诚

踏入三月下旬,东躲西藏的残雪没有了踪影,留下的是一旺旺的雪水,浸润着泥土,春天的气韵迫不及待地涤荡在矿区的每个角落。勇敢的柳树早已向往着灿灿,柔软的枝条尽管显得那么得单薄,却肆意伸展着,在春风里一边摇曳着秋千,一边张望着矿工的身影,似乎在寻找着久违的朋友。星星点点的春雨来了,虽然吝啬,还是催绿了小草,润育了新枝。那些枯枝,露出绿色小头。那些不知名的小鸟们,也开始出来聚会,歌唱,跳着各种舞蹈。它们叫的声音越来越亮,飞得更高更勤了。地上小草如梦刚醒,挺起了腰杆,像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把一个冬天的寂寞都释放掉了。太阳出来了,矿区的人们也脱下厚厚的冬装,放慢了脚步,有意左顾右盼,尽情享受着初春的温暖。阳光下的草地,有一种朦朦胧胧的绿韵,黄绿镶嵌,依稀可见探头探脑的破土新芽……

盛夏满翠色,儿郎著华章,灯影袅娜话衷肠。绿水绕青山,有佳话,却不及你浩然一笑。

幼年立志登高峰,赤胆忠诚阔步行。

一年之计在于春。在矿区到处弥漫着忙碌的气息,矿工们上班的步伐迈得更快更坚定了,孩子们上学的身影越来越早了,卖菜的农用车到矿区跑得更勤了……

清秋降风霜,露水浴蝉身,衣锦还乡时恰好。冷袖舞黄叶,雨淋淋,却冷落了几度菊香。

学堂天小枉逞能,不是蛟龙不做声。

矿山,早春!尽管夜里还有些凉意,但白天晴空万里,暖阳普照着大地,微风吹来阵阵热气。不知不觉,矿工们的希望就这样伴随着春天来到了!

严冬结寒冰,杨柳裹细腰,剑眉直指千层雪。霸气似暖阳,风萧萧,却不堪寂寞更浓烈。

孰强孰若众人评,英雄好汉谁自封?

(新疆昌平矿业有限责任公司 宋彩云)

大海汹涌壮,倩女戴红妆,浊酒琵琶唱凤歌。萧曲动禅心,饮杯酒,却不料失半壁江山。

妙笔挥毫起大风,八斗才华秤钩称。

江山美如画,伯乐识良马,楼台烟雨拍栏杆。淡笑露寒颜,尝黄连,却苦了我一片痴情。

霜叶红唇诱青松,孝子天降入寒门。

喜乐花烛夜,淡月戏群星,塞北莫名马蹄声。思念琉璃重,纤纤手,却不失你雍容华贵。

土埋繁花倾国城,海誓山盟负红尘。

怒斥盘中餐,富贵今安在?君心徘徊需尽欢。影落何处明,气冲冲,却忘了月下人儿影。

儿郎痴情多深沉,风花雪月梦中寻。

哀伤昨夜音,玉树谢鸟鸣,岁月辜负慈母恩。红瓦铸琉璃,碎轮廓,却不知月影比灯明。

断肠崖边传歌声,指染尘埃已朦胧。

乐游光融融,今生圆旧梦,前朝天高水长流。回眸蜀道难,江天碧,却唯独苦了一个我。

葛然回首约黄昏,西边日落不见君。

梨花烟雨秉烛听,不及缠绵催动身。

遥望前程了无音,白纸落墨风流命。

血泪飞溅落无痕,素面追忆难尽心。

从天而降是仙人,策马扬鞭笑奸雄。

宝剑出鞘惊鬼神,飞禽走兽皆惶恐。

高原黄土古长城,能源宝藏天下名。

千年枯树喜逢春,高楼玉宇享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