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里凛冽的寒风依然刺骨,元宝山露天选煤厂快装塔压实系统电路改造,在压实辊平台上,电工组的六个兄弟正在紧张忙碌着。这个平台十多米高,正对着山口吹来的风。呼啸的寒风让他们听不到对方的话语,冻麻了双手,冻僵了脸和嘴。但是,在紧张的工作中,他们却感觉不到这些,心里就一个目标,尽快干完手里的活,,完成任务。六兄弟就这样,在寒风中,勇往直前,用自己的努力,鼓励和温暖着对方。

3月20日,古叙煤田公司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许开华带领党工部、审监部、人力资源部、综合部等相关人员组成的党群工作检查考核组,对观沙公司2012年度党建、纪检、综治维稳、工会工作进行了全面的检查考核。

运河煤矿 马善磊

该厂综合队的电工组是一个敢打硬仗、团结、勇于创新的团队。他们的理念是团结、进取、不畏艰险、勇往直前。这次,他们接到的任务是把压实辊平台上的操作手柄,放到防雨配电箱里,防止雨季淋雨漏电和闲人误操作。同时,还要把裸露在地表的动力电缆进行暗线整改。

为做好此次迎检工作,观沙公司党委高度重视,认真总结全年来的各项工作,并召开专题会议对一年来开展各项工作情况进行了总结梳理,对资料进行了分类归纳汇总装盒,按照公司的考核项目进行了自查评分。

身为一个山东人,“一山一水一圣人”的历来是我们齐鲁大地的骄傲。早年曾去东营,远望过黄河入海的波澜壮阔;现居孔子故里,亦多次前往三孔圣地拜谒大圣先贤;但多年来数次路过泰山脚下,却只是和当年的杜甫一样望岳兴叹,未曾有缘登顶。

整个工作说起来简单,可是实际操作起来非常繁琐、困难。说它繁琐,是因为动力电缆就有四条,其中两台双速电机,每台电机有五根线,两端就是十条线,还要记好线号,容不得一丝偏差。而每个操作手柄的控制线就有九条,每一条的功能都不一样,一条都不能错。说它困难,因为离地面十多米高,而且下面没有架子,在平台下面穿线,非常危险,人得趴在冰凉的铁板上,探下去半个身子才能勉强够着穿线口。所有这些都不算什么,更加困难的是,工作现场在十多米高平台上,正对着凛冽的北风口。强劲的风吹得他们在平台上站不住,只能蹲在上面操作,刺骨的寒风吹冷了他们的身体,却没有吹冷他们对工作、对兄弟那颗火热的心。他们心中的信念是:我多做一些,兄弟就少做一些;危险我去承担,兄弟就会安全;保质保量的完成任务。他们分工明确,各司其职,相互配合,寒风吹乱了他们衣服,却吹不乱他们对工作严谨认真的精神。

公司考核组成员认真按照考核检查项目逐一对基础资料进行了检查,并指出了存在的问题,参加检查的部门人员虚心接受检查组提出的各种意见和建议,并认真对检查出的问题进行一一记录。

近日偶得闲暇,不禁又起登山之念,于是打点行囊,独自一人奔赴泰山。到达泰山已是下午两点,匆匆觅得一处小旅馆稍作歇脚。夜里十一点,整理好登山必备物品,开始了我的泰山登顶之旅。

经过连续三个多小时的艰苦努力,他们终于把这项工作任务圆满完成。拍拍身上的灰尘,带着一身的寒气,六兄弟心连心,一起走向温暖。

3月26日,观沙公司党委书记陈世敏主持召开专题整改会议,会上,负责主抓各项工作的人员认真汇总党建、纪检、综治维稳、工会中检查出的问题,认真查找工作中存在的不足,总结汇报今年以来党建、纪检、工会、治安等工作的开展情况和取得的成效,反映了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和困难,并将下一步要开展的各项工作进行了汇报。

虽然早时天气预报说晚上有雷雨,但傍晚时仍斜阳西照,心存侥幸之念。打车到达红门,就能看到三三两两的游客开始向山门走去。我不禁暗叹:这闲时的夜晚游人仍如此多,泰山盛名可见一斑。

平庄煤业集团元宝山露天选煤厂

陈世敏书记要求各部门要立即做好问题整改工作,并从今年开始,平时做好做实做细工作,及时完善各项资料,并以此次检查为契机,认真谋划2013年的工作,确保2013年的党群工作顺利推进且有新的“亮点”和特色。

到达万仙楼售票处时,窗口前游客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然而我刚排上队,天空就开始电闪雷鸣,虽然只下了几滴雨,但是游客中已经开始出现了骚动。在检票员的劝导下,不少游客开始退却,失望的往下山去了。我开始有些犹豫,但在看到一个旅游团的十几个人进去之后,我决定继续爬,总不能满兴而来,却铩羽而归啊。

漆黑的山道,夜空不时划过的闪电照亮了四周山林,我却无心看风景,走走停停,只心盼望下一个景点快些到来。

午夜十二点,雷雨暂停。我举头仰望,竟然发现头顶开始出现点点星光。我暗自兴奋,看样子明天的日出还是有希望啊!走过壶天阁,向山下可以望到泰安城里的万家灯火,头顶则是的漫天星光,让我因雷雨而略显沉重的心情不禁为之一轻。

到达中天门不到一点,而且这里是两条路线的交界点。中天门的热闹景象与下边的冷冷清清截然不同。我稍作休息,就开始了下一段旅途,爬泰山真正的考验开始了。

朝阳洞,五松亭,一带而过。走到云步桥旁的酌泉亭时我决定进去小憩,刚进去就听外面一声惊雷,大雨哗然而至。附近的游客争抢着挤进本不宽敞的小亭避雨。我站在角落欣赏亭子里的对联石刻,大概有半小时雨才停,我走出亭子,继续前行。此时步云桥下刚积存的雨水汇成小流,哗然而落,竟有几分石刻上所言的“月色泉声”般的韵味。

再往前行,终于看到了一个牌子:十八盘起点。1633级阶梯,400米的垂直高度,我最后的行程。或许苍天认为这些台阶的考验仍然不够,刚爬了三分之一的路,天空再次雷雨大作,而这时已经再也寻不到避雨之所。我只能冒雨奋力前行,从升仙坊到南天门的最后一段路,我几乎一路小跑的向前冲,体力甚好的我也被这最后的紧十八盘所折服,小腿酸软,不得不原地一停恢复体力。等到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爬到南天门,门洞里已经坐了不少游客在此避雨,而下面仍有很多行人冒雨慢行在陡峭的山道上。

这时已是四点半,东边开始泛起瓦蓝的亮光。里面的走廊里坐满了裹着军大衣席地而眠的游客。而雨渐渐小了,让本对日出不抱希望的我又生出一丝希冀。看着牌子上日出时间5:10的告示,我穿上厚外套,向绝顶进发。

泰山顶的路缓和了许多,景点也密集了不少。天街,碧霞祠,青帝宫,唐摩崖,一路行来,到达日观峰已是五点,天也已然全亮。东方的半空挂着一轮残月,在清冷的晨风中格外清亮。只是看着地平线处密密的云,我不禁暗叹恐怕此行是看不到日出了。虽然如此想,但是看着日观峰周围坐满的人群,我也不愿先行放弃。于是和众人一块坐下,在晨风中等待那不可能的时刻的到来。5:10,5:20,东方仍然一片暗色,此时的我已经不太抱希望。正在在起身想走的时候,人群里突然爆发出一阵兴奋的叫喊声。我回望东方,那云里竟然出现了一道金光。我满怀兴奋,难道老天也体谅我们一夜风雨的艰辛,所以才给点回报?

日出仅一分半钟,没有云海的衬托,也没有想象中的壮丽。但是,至少我看到了。而且,爬泰山的最大收获,就是一阶又一阶不断征服它的过程,以及不惧艰险、不断攀登的精神经历,感觉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