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7日,集团公司召开2019年人力资源暨外事工作会议,会议的主要任务是,深入贯彻落实集团公司第一次党代会、一届一次职代会暨年度工作会议、党建工作会议精神,落实国资委考核分配工作会议要求,总结回顾2018年公司系统人力资源和外事工作,安排部署2019年重点工作任务。集团公司党委副书记孙智勇出席会议并讲话。

2月14日,哈电集团召开定点扶贫工作领导小组会议。定点扶贫领导小组成员斯泽夫、孙智勇、宋世麒、杨宏勇出席会议,学习国务院国资委党委《关于中央企业全力支持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的指导意见》等有关文件精神、听取2018年定点扶贫工作汇报、研究2019年定点扶贫工作计划、研究2019年定点扶贫责任书,并提出工作要求。

电工电气网】讯

孙智勇强调,人力资源系统要进一步增强深化改革的责任感、使命感和紧迫感。一是要在解放思想深化改革中当先锋做表率;二是深化改革要注重解决实际问题,要以改革创新的精神,下气力认真解决人才引进和培养政策支持力度不够,以及薪酬福利仍然存在一定大锅饭现象的问题;三是以只争朝夕的精神深化推进改革创新,既要紧紧围绕公司发展目标深化推进改革创新,也要把握好深化推进改革的度与效,按照“大胆创新、积极稳妥、统筹兼顾、重点突破”的原则,敢作敢为,善作善成。

会议全面总结哈电集团2018年定点扶贫工作。2018年,哈电集团认真学习领会习近平总书记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思想,树牢“四个意识”、坚定“四个自信”、坚决做到“两个维护”,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党中央脱贫攻坚的决策部署上来,坚决履行中央企业的经济责任、政治责任和社会责任,切实提高定点扶贫工作的主动性和责任感,统筹推进定点扶贫责任书落实,投入扶贫资金1000万元,设立了1000万元产业扶贫基金,通过领导实地调研指导、建立专门工作机构、专题研究部署推进等方式加强组织领导;采取持续择优选派干部、推进扶贫干部认真履职、关心干部工作生活等措施加强干部选派和管理;利用领导层面沟通、现场督促检查、挂职干部开展扶贫监督、纪委参与监督、配合巡视监督等方式加强脱贫攻坚督促检查;以加强干部培训、支持产业发展、帮助招商引资、推进特色产品销售,以及加强贫困村基层党建、组织爱心捐助活动等多方式助力文山脱贫,推进“输血”扶贫向“造血”扶贫转变。

一度被调侃为“价格跑赢了房价”的内存条,如今价格突然出现8年来最大跌幅,国际巨头对中国厂商“围剿”的争议再次出现。

孙智勇要求,要进一步高质量做好人力资源和外事重点工作。一是加强顶层设计,创新体制机制,加强和改进管理干部、科技人员、技能工人三支队伍建设,加大人才培养开发、选拔任用、考核评价和激励保障机制的创新力度;二是坚持市场导向,深化三项制度改革,将三项制度改革与混合所有制改革、双百行动、压缩管理层级、处僵治困等各项改革措施统筹谋划、协同推进,形成制度合力;三是以全员劳动生产率为抓手,全面提高人力资源投入产出效率和竞争力,充分运用对标方法,扎实做好三定工作,加强人力资源投入产出效率、劳动用工总量,员工队伍结构、核心骨干人才的发展通道建设引导和管理;四是引进培养并重,加强三支人才队伍建设,稳才方面要聚焦核心、共有共享、注重发展,引才方面要广开渠道、坚持标准、严格把关,育才方面要内外结合、整合资源、注重实效,励才方面要瞄准骨干、市场导向、精准施策;五是深化分配制度改革,充分激发活力、动力,要通过深化改革促进做好正向激励工作,落实好具体的激励措施;六是注重外事安全,高标准做好外事管理工作,要强化大局意识、规矩意识、安全意识,正确把握国际形势,严格因公出国管理,做好海外风险预判预防。

会议在总结2018年定点扶贫工作和特色亮点的基础上,深入分析了存在的问题与不足,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对下一步定点扶贫工作进行了研究部署。

近日,半导体产业市场调研品牌DRAMeXchange公布的最新存储芯片行业调研报告显示,DRAM跌价幅度超过预期,创8年以来最大跌幅。DRAM是存储芯片的一种,广泛应用于智能手机等领域。存储芯片市场处于高度垄断状态,三星、SK海力士和美光三大巨头的市场占有率超过90%。此前,一直有评论称,要警惕行业巨头为狙击中国厂商崛起发动价格战。

孙智勇希望,人力资源和外事战线的同志要不断提高自身能力和水平。一是要坚持终身自觉学习,要深入学习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全面贯彻落实集团公司党代会、党建会、年度工作会议精神,认真学习和把握专业业务知识,强化调查研究,注重解决实际问题;二是要咬定发展目标不放松,在集团公司首次党代会确立的发展目标、发展战略、发展路径引领下,坚定信心,奋力拼搏,扎实工作,坚决打赢三大战役;三是要加强和改进工作作风,要带头积极响应和努力践行集团公司加强作风建设的部署和要求,在统一思想、细化措施、加强服务指导上抓落实。

会议指出,2019年,哈电集团将坚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精准扶贫、精准脱贫重要思想,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的指导意见》《进一步加强中央单位定点扶贫工作的指导意见》《国务院国资委党委关于中央企业全力支持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的指导意见》等精神,按照国务院扶贫办和国务院国资委的要求全力以赴完成定点扶贫任务。

虽然此前三大巨头曾传出因操纵价格被调查及起诉的消息,但对于此次价格下跌,多位分析师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价格下跌的基础还是供大于求。此外,中国的主要厂商仍处于“从0到1”的过程中,巨头要是主动压缩利润空间,其实得不偿失。

会议还通报了2018年度各所属单位人力资源重点工作目标任务完成情况考核结果,聘任了集团公司首批“哈电大工匠”及第四批集团高技能专家。

会议强调,要进一步提高政治站位,准确把握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的总体要求,增强定点扶贫工作的责任感和紧迫感,确保党中央脱贫攻坚决策部署落实落地;要进一步加强组织领导,主要领导切实担负起第一责任人职责,分管领导和业务部门具体组织好定点扶贫工作,确保年度定点扶贫工作责任落到实处;要进一步加大工作力度,重点在加强资金扶贫、党建扶贫、教育扶贫、企业扶贫、商贸扶贫、就业扶贫、产业扶贫七个方面精准发力、持续提升;要进一步强化作风建设,深化扶贫作风治理工作,增强攻坚克难的能力和水平,切实提高定点扶贫工作效率、工作质量;要进一步加强宣传交流,讲好哈电扶贫故事,树立央企良好形象,认真听取贫困县意见建议,积极学习借鉴好做法好经验,以担当之责、严实之态、精准之策,全力以赴高质量完成定点扶贫工作任务,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作出新的更大贡献。

DRAM价格罕见大幅下修

总部相关部门、各所属单位有关负责同志以及人力资源和外事部门的同志,以及本次聘任的“哈电大工匠”和集团高技能专家参加了会议。

定点扶贫综合协调办公室、党委工作部有关同志参加会议。

DRAMeXchange认为,DRAM整体市场呈现出“无量下跌”的窘况,“这代表即使原厂愿意大幅降价求售,也无法有效刺激销量。如果需求没有强劲回归,高库存水位将导致今年DRAM价格持续下修”。

图片 1

DRAM市场的困窘状况已是8年之最。DRAMeXchange称,DRAM产业目前大部分交易已经改为月结价,2月更罕见地出现价格大幅下修,季跌幅从原先预估的25%调整至逼近30%,是继2011年以来单季最大跌幅。

在外界看来,超出预期的下跌幅度有些莫名其妙。近几年来,DRAM连连涨价,供不应求,甚至有调侃称,“内存条跑赢了房价”,成为最佳理财产品。而仅在半年前,行业研究报告还称DRAM量价齐升,产业链迎来黄金期。

价格转向速度过快,以至于外界对此次降价原因揣测颇多,不过这也与行业的整体格局有关。DRAM厂商中,三星、SK海力士以及美光坐拥前三把交椅,合计市场占有率超过90%。DRAMeXchange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第四季度,三星市场占有率41.3%,SK海力士市场占有率31.2%,美光占有率23.5%。

近两年,中国存储芯片领域填补了多项空白,国产DRAM量产被提上日程。在此节点,DRAM价格大幅下跌,外界猜测或许是行业巨头为了狙击中国厂商的崛起。

从历史经验来看,这样的猜测并不是毫无根据,此前三大巨头曾被起诉操纵市场价格。据《环球时报》报道,2018年,中国的反垄断机构曾前往三星电子、SK海力士、美国美光在中国的分支机构办公室展开调查,美国也存在一桩消费者诉前述三大巨头合谋操纵DRAM价格的诉讼。

不过,多位分析师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此次价格下跌是由供需结构造成的,属于市场规律。

“DRAM市场高度垄断,是有操作行为存在的,但是价格本质还是由供需决定的。”国盛电子一位分析师向记者介绍,原厂和中间渠道代理商之间的囤货和出货节奏把控,可以实现将价格波动放大,使得行业呈现周期性的特征,但并不能改变供需本质。

巨头压价打击国内厂商?

DRAM的价格从2018年第四季度开始下跌。DRAMeXchange介绍,在量价齐跌的压力下,2018年第四季DRAM行业总营收较上季下滑18.3%。“从营收角度观察,厂商普遍难逃衰退的命运。”

“展望2019年第一季,在产业价格跌幅更剧烈的情况下,原厂获利空间将被进一步压缩。”DRAMeXchange称。一些厂商已经做出了调整。国盛电子研报称,中国台湾最大的DRAM厂商、全球市场中占有率第四的南亚科2019年延缓产能扩充。南亚科管理层表示,对上半年市场状况的预估相对保守,报价也会下滑。

目前,智能手机仍是DRAM最大的应用市场,但手机销量不及预期,DRAM产品的库存压力较大。有市场分析认为,这种情况或许会在2020年5G手机正式商用后得到缓解。

严峻的市场环境,似乎使得正在崛起中的中国厂商面临严峻的形势,但也有分析师认为,价格下跌并不会对中国厂商造成什么影响。

中国是存储芯片的消耗大国,存储芯片是半导体的国产化率提升的最好切入点。中国的DRAM厂商主要有三个,分别是北京紫光存储科技有限公司、福建省晋华集成电路有限公司和合肥长鑫集成电路有限责任公司。

国盛电子分析师介绍,福建晋华目前仍在与美国商务部就“禁售”事宜沟通,处于“休克状态”,另外两家厂商产品已经研发成功,目前处于向量产稳定良率爬坡的过程中。

“国内厂商目前还是处于一个从0到1的过程。”国盛电子分析师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2018年存储市场规模约1200亿美元,其中包括约700亿美元的DRAM市场和500亿美元的NAND市场,其中中国厂商的出货份额为0。

那么,未来中国厂商是否会面临巨头“价格战”的威胁?前述国盛电子分析师以合肥长鑫旗下企业为例,该公司满产后占DRAM市场的份额仅约10%,在此基础上,巨头想要打“价格战”并非不可以,但代价是压低其70%的利润。

在业内人士看来,在中国厂商仍在摸索前进的前期,巨头主动大幅降价进行“降维打击”得不偿失,因此可能性不高。

另一方面,巨头可能尚无暇顾及萌芽中的中国厂商。“放眼一至二年后的DRAM市场,三大厂在市占率上的竞争不会停歇。”DRAMeXchange表示,大者恒大已是DRAM市场不变的趋势,规模较小的DRAM厂如果制程与规模上无法跟进,在不久的将来即可能面临边缘化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