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工电气网】讯  近日,IDC发布的可穿戴设备季度追踪数据显示,2018年第一季度,全球可穿戴设备出货量为2510万台,同比增长1.2%,基础型可穿戴设备出货量同比下降了9.2%,随着消费者偏好更加智能的设备,来自苹果、Fitbit和众多品牌时尚、价格更高的智能可穿戴设备增长了28.4%。手表和手环占第一季度全球可穿戴设备出货量的95%。  从品牌出货量分类来看,Apple排名第一,第一季度出货量达到4.0百万台,市场份额为16.1%,同比增长13.5%;小米排名第二,出货量为3.7百万台,市场份额为14.8%,同比增长2.3%;Fitbit位居第三,2018年第一季度可穿戴设备出货量为2.2百万台,市场份额为3.0%,同比下降28.1%;华为和Garmin分布别位列第四、第五,出货量均为1.3百万台,市场份额分别为5.2%,5.0%。  预计2018年全球可穿戴设备的总出货将达到1.249亿,同比提升8.2个百分点。随着可穿戴技术的逐渐成熟,应用场景持续拓展,2020年全球可穿戴设备出货量将达到1.998亿。

【电工电气网】讯  7月4日,百度创始人兼董事长李彦宏在Baidu
Crea-te2018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正式发布百度自研的中国第一款云端全功能AI芯片“昆仑”,其中包含训练芯片昆仑818-300,推理芯片昆仑818-100。  “市场上现有的解决方案和技术不能够满足其对AI算力的要求是百度决定自己研发芯片的原因,”据李彦宏介绍,“昆仑芯片的计算能力跟原来用FPGA做的芯片相比,计算能力有30倍左右的提升,可适用于语音、图像、自动驾驶等很多方面。”但南都记者在现场了解到,该款芯片目前仍在试生产中,具体量产时间表尚未可知。无独有偶,手机厂商华为、美图,语音识别厂商出门问问、若琪都开始往上游芯片延伸。中美贸易争端之后,国产终端厂商们做芯片热情空前高涨。如同前几年互联网造车热,今年许多发布的芯片也被吐槽可能沦为“PPT芯片”。当然除了品牌需求,自己做芯片更多也是寻求性价比更高、或者竞争力更大的发展路线。  为什么大家都自己做芯片?  “百度大约从2011年起开始大规模地对AI技术进行投入,不断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也需要用创新的方法来解决,其中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对算力的需求一直在提升。我们早期用的是CPU,后来开始用GPU,再往后用FPGA,端到端去做各种各样的优化,到2017年的时候,我们还是觉得这些市场上现有的解决方案和现有的技术不能够满足我们对A
I算力的要求。”李彦宏如是表示。  无独有偶,在南都记者采访中,许多做芯片的厂商都表示主要是“(市场上)没有合适的芯片”。出门问问与若琪都选择与杭州国芯合作开发芯片。  此前云知声CEO黄伟说过“语音识别公司不自己做芯片死路一条”。而若琪CEO祝铭明也对这个观点表示赞同。“如果有别人做我们就用别人的了。”祝铭明说,大家都知道芯片利润率很低,做这个事情不赚钱。“有时候计算力不是越高越好,而是需要针对特定场景做特定优化,寻找性价比最高的方案。”  但实际上据业内人士透露,自主研发芯片并不是提高整体的计算力,而是对部分功能进行优化,与过去强调复杂运算的CPU不同,许多人工智能的应用,尤其是“学习”需要简单而大量地重复输入,这也是为什么“十项全能”的CPU之类的通用芯片在人工智能领域难以施展拳脚的原因。  出门问问同样研发了一款前端接收信息的芯片模块“问芯”。“打个比方,电视关机后同样离线语音唤醒。这解决了语音识别重要的痛点,”以及为什么其他厂商在已有通用芯片之外还需要一个前端信号芯片时,出门问问CEO李志飞解释说:“一是(通用芯片)贵,二是集成效果不好也不方便。(出门问问的)‘问芯’AI芯片模组直接可以用USB。”  而百度的“昆仑”则强调使用云端计算力。“这是中国第一款全功能的云端AI芯片,可适用于语音、图像、自动驾驶等很多方面,它的算力也非常强大,而且它是可编程的,也非常灵活。”李彦宏还透露“昆仑芯片”的优势就在于“灵活可编程”:“这些芯片,和芯片之上的软件、开发框架、各种各样的应用一起构成了一个庞大的平台和生态系统”。  据南都记者了解,“昆仑”芯片可适配语音识别、图像优化、自动驾驶,目前还在试生产中,量产时间表尚不可知。  AI芯片那么好做吗?  从云知声、出门问问发布的时间表看,芯片从设计到量产都只有3年多时间,这与“一个芯片产业需要几十年技术沉淀”的普遍印象相差甚远。但实际上,芯片有很多种,生产方式与定义也都有所不同。  在去年9月发布首款人工智能手机芯片麒麟970后,高通相关人士曾告诉南都记者,AI的单元模块内置到芯片上并不是难事,高通之前就可以做。“所谓的AI芯片并不是独立的一块芯片,而是针对一些AI功能进行加速优化。”  “并不是需要专门做一块AI芯片,关键是释放更多计算资源跟其他模块去处理复杂场景。”今年初商汤与高通在创新视觉和基于摄像头图形处理等领域合作芯片优化,商汤CEO徐立告诉南都记者,软硬一体化开发是AI手机的趋势,关键是打破从芯片低端到终端应用之间的中间开发层(SDK)隔阂:“以前芯片层主要优化操作系统,但现在AI则要求芯片直接优化应用。”  这催生了两种AI芯片。一种就是类似于美图MT-AI图像处理芯片、出门问问“国芯”这一类前端处理芯片,用更小模块,更便宜、更低功耗的方案处理特定问题,一种即是在通用芯片上集成对一些具体功能加速的架构处理,比如百度这次发布的“昆仑芯片”。  “今天的芯片跟过去理解的芯片不大一样,”祝铭明说,今天做芯片并不需要花精力去做各类IP(知识产权)内核“现在讲SoC
(集成电路芯片)新品,更多的是架构层面的优化,根据需求业务对IP进行组合优化。”  对于科技企业蜂拥做AI芯片的现象,驭势科技创始人兼CEO吴甘沙向南都记者表示,“一方面说明AI芯片的门槛比通用芯片门槛低,另一方面目前大多数都说可以做出来AI芯片,但能否用得好能不能大批量卖出去还有待时间验证。”

【电工电气网】讯  在中美贸易摩擦之后,芯片瞬间就火了,从原本的资本市场毒药,变成了资本市场的宠儿。不仅原本搞区块链、互联网的企业纷纷转型做芯片,一些原本和芯片关系不大的公司也宣布进军芯片,整个行业呈现出”万众创芯”的乱象。然而,”万众创芯”对于解决中国”缺芯”困局意义有限,我们真正需要的不是”万众创芯”,而是”万众用芯”。  ”万众创芯”无法解决”缺芯”困局  目前,以阿里、百度为代表互联网巨头和一批初创公司纷纷重金投资芯片或发布芯片战略,进而整个行业呈现出”万众创芯”的态势。不过,企业跨界做芯片,投入产出比会比较低,而且对于解决中国缺芯的问题意义有限。  首先,芯片不是互联网巨头砸钱就能做出来的。芯片的技术门槛很高,而且国内有10年以上工作经验的资深工程师又相对较少,在人才有限的情况下,要做芯片无异于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毕竟产业都有自己发展的客观规律,并不是有钱就能把芯片做起来的,否则格罗方德被中东油霸收购后也不会一直处于巨额亏损状态了。如果不尊重产业发展规律,投入的钱越多,亏的越惨。  其次,”万众创芯”容易造成资源浪费。目前,很多原本做区块链和互联网的创业者纷纷改弦易张,而且让人目瞪口呆的是,就靠着PPT和画大饼,这些创业者往往能拿到投资人的风投。事实上,投资人对于这些创业者的底细是心知肚明的,也知道这些人做不成芯片。投资人的想法是只要把这些项目包装一下,找到接盘侠就能获得数倍的利润。资本投机盛行容易造成大量资金空转,投入的巨额资金的最后产出只能是一堆电子垃圾,正如现在废品收购站中堆积如山的共享单车。  再次,”万众创芯”极有可能引发资源错配,力量分散。随着人工智能概念火了,全球一大批公司纷纷推出各自的人工智能芯片,国内一大批企业也纷纷布局AI芯片,互联网巨头也纷纷投资这些初创公司,而且多家押宝下注。截至目前,中国已经完成融资或正在融资的人工智能芯片公司已经超过40家,而且大多数都是在2015年后成立的,人工智能已然成为资本泡沐的重灾区。  互联网巨头广撒网式的多头下注,虽然符合资本运作的逻辑,但未必有利于AI芯片产业发展。集中力量才能办大事,多头下注会使国内任何一家都做不大,进而被国外巨头各个击破。互联网巨头与其四处撒钱投资一些产品还处于PPT状态的AI芯片公司,还不如用实际行动支持已经存在的,已经有一定生态的国产芯片,多采购一些国产的货架芯片及其整机产品。  最后,”万众创芯”会导致真正需要填补的技术空白却无人问津。由于AI芯片更加受资本追捧,这会使大量资金涌入AI芯片行业,而CPU、GPU、FPGA等短板却无人问津。虽然一些媒体大肆鼓吹中国依靠人工智能弯道超车。但实际上,人工智能芯片只是加速器,用于解决特定的问题,并不能取代CPU、GPU、FPGA、DSP、NAND
Flash、DRAM等类型的芯片。一些媒体宣称中国应该大力发展AI芯片,依靠人工智能打破英特尔、ARM、AMD、三星、德州仪器等巨头垄断,这种论调显然缺乏基本的行业常识。简而言之,AI芯片只是饭后的甜点,而不是信息产业的粮食。  总而言之,”万众创芯”无法解决”缺芯”困局,我们需要的是”万众用芯”。  全行业齐心协力”万众用芯”  近年来,中国每年进口芯片总额超过2000亿美元。同时,中国ICT行业整机厂和以BATJ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每年都要进口海量的芯片或搭载进口芯片的整机产品。  具体来说,近几年来,中国ICT行业几大整机厂每年从国外进口芯片分别均超过100亿美元,仅位列前两名的整机厂进口芯片金额,就占中国芯片进口总金额的十分之一左右。在2017年,京东采购的服务器总量与墨西哥相当,百度采购的服务器总量和整个巴西服务器采购量相当,阿里服务器采购总量和整个澳大利亚相当,腾讯服务器采购总量和韩国相当。  可悲的是,以BATJ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采购的服务器中,大多搭载了国外芯片,中国ICT整机厂的整机产品中,也充斥着国外芯片,少数所谓的国产芯片也是购买国外技术授权做集成的产物。  核心元器件受制于人,使整个中国信息技术产业建立在沙滩之上,经不住风吹雨打,中兴事件就是血淋淋的教训。而要解决这个问题,则需要全行业齐心协力,”万众用芯”。  BATJ等互联网巨头和ICT企业在过去几十年时间里,充分享受了中国发展红利和政策红利,有义务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不能只顾眼前局部利益,它们每年的基础设施采购额异常巨大,腾讯、阿里、百度、京东2017年采购服务器的数量相当于韩国、澳大利亚、巴西、墨西哥整个国家的采购量,为什么要将全部试验田拱手交付海外芯片?如此巨额采购,只需要拿出其中一点点,就足以让中国芯生根发芽,健康成长。  除了硬件上采购国产芯片之外,在软件上也需要下一番功夫。目前,国产芯片已经走过了”可用”阶段,正在向”好用”阶段迈进,制约国产芯片最大的难题已经从芯片性能转变为软件生态。  中国软件产业有一大特点,就是基础软件弱,应用软件强。BATJ等互联网巨头麾下恰恰有一大批与老百姓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应用软件。如果BATJ等互联网巨头把麾下的应用软件移植到国产芯片平台上,与国产芯片厂商共同努力,将对国产芯片的软件生态和应用起到非常好的推动效果。  结语  目前,”中国芯”迫切需要在应用中发展建立生态体系,BATJ等巨头理应肩负更多社会责任,毕竟几大巨头占据中国互联网大部分江山,在享受中国发展红利的同时,也应该承担责任、义务,天天在媒体上灌鸡汤、讲情怀是没有用的,必须在关键时刻支持”中国芯”。  铁流呼吁,BATJ等巨头应该拿出一部分采购份额采用国产芯片,把老百姓常用的应用软件迁移到国产芯片平台上,以实际行动支持”中国芯”发展。就如同”发动机是用出来的”,国产芯片的发展和壮大也离不开应用的支持。只有全行业抛弃眼前局部利益,齐心协力”万众用芯”,才能使中国芯茁壮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