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以来,我国的纺织业出现了增速放缓、国内棉花市场需求下降、生产成本上升等特点。虽然国家实行了棉花直补政策,但是实施效果有限,国内外棉价差仍较大,棉花及下游产品价格持续下降,纺织业发展困难重重。  业内人士表示,2014年以来,我国纺织行业呈现出两个方面的新特征:一方面,增长中高速,生产、出口、投资、内销、利润等各项运行指标增速较前几年放缓;另一方面,国内棉花市场需求下降、综合成本持续上升、国际竞争更趋激烈等一系列严峻挑战仍待化解,纺织行业自身在原料、产能、布局、企业组织等方面的内在结构性矛盾也亟须解决。  据了解,2014年国内外棉花价差依然较大,且国内用棉形势复杂。国内棉花管理政策实现新突破,对于新上市新疆棉,国家确定了按照9~11月平均市场价格与目标价格之间差价给予种植补贴,这将有利于逐步恢复国内棉价的市场属性。但是,由于直补政策的具体实施效果仍不确定,国储棉、进口配额等政策对于国内棉价也将产生直接影响,国内棉花市场总体形势更趋复杂。棉花及下游产品价格持续处于下行区间,也增加了经营风险,更加考验纺织企业的市场反应和内部管理能力,棉花问题对于纺织行业平稳运行的影响仍然不容忽视。  近年来,国内纺织行业原辅料、用工等要素价格以及融资、渠道等费用均持续增加,综合成本提升压力十分突出。以用工成本为例,劳动用工成本继续上升,涨幅较之前有所下降,2014年上半年,外出务工劳动力月均收入增长10.3%,受制于资金、技术、人才、管理等实力局限,广大中小微企业提升发展的能力明显不足,面临的调整更为严峻,生存困境日益凸显。  与此同时,近几年,我国进口棉花数量不断增长,使得国内棉花库存居高不下,市场供过于求,纺织产品价格下降。据了解,2013年,中国进口棉花415万吨,约占全年用棉量的40%,累计进口棉纱线210万吨,同比增长37%,目前棉纺企业非棉纤维加工占比达65%。2013年以来,国内pta及聚酯、涤纶等化纤原料和产品价格呈现持续下行走势,企业亏损压力加大,化纤行业出现生产能力阶段性、结构性过剩。  此外,我国纺织产业布局调整面临诸多问题,业内人士认为主要表现为三个方面:一是中部地区承接纺织产业转移的步伐仍在继续放缓,2014年前8个月,在全行业投资总额中占比较上年同期又下降0.2个百分点,承接沿海制造体系转移面临现实障碍;二是新疆逐步成为国内纺织产业投资新热点,但需要加强规划指导,使其真正实现产业发展与资源环境条件有机结合,与社会长治久安要求相适应,合理配置产业结构,避免产业链局部环节过度扩张,降低发展效率。

去年年底召开的自治区党委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把纺织服装业作为今年新的增长点之一。随着自治区出台的一系列纺织服装产业政策和棉花目标价格直补政策逐步落实到位,到疆投资的纺织企业越来越多,新疆纺织产业的聚合力不断显现。  “凤凰”落在岳普湖“优惠的政策帮扶、宽松的投资环境、富足的劳动力,坚定了我们将最先进的生产设备、技术、现代化管理理念和生产经营模式带到岳普湖县的决心,引领岳普湖县做大做强纺织产业。”1月12日,喀什新粤纺织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钟心群信心满满地说。面对经济发展的新常态,新机遇,喀什新粤纺织有限公司提早做好了各项工作的规划和产业的布局。喀什新粤纺织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由广东弘丰经济发展有限公司和江苏常州武进洋泽织造有限公司共同投资兴建,是喀什地区援疆项目中第一个投产的纺织项目。当初,作为岳普湖县2012年重点招商引资引来的“凤凰”,集棉花种植、生产、加工、纺织于一体的企业,选址于喀什地区岳普湖县工业园后,喀什新粤纺织有限公司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当地政府和老百姓的心。一年后,注册资本5000万元,占地面积263.9亩的企业雏形初具规模,连当地群众都惊叹它的建设速度。这个总投资3.3亿元,建设期五年、总建筑面积37000平方米,预计可实现年产值4.3亿元的“大块头”就这样华丽地诞生了。2013年,该公司10万锭棉纺生产线顺利投入生产。钟心群记得,公司刚建成投产的时候,岳普湖县100名农民工到该县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进行了为期1个月的岗前就业培训,这100个人见证了公司从无到有、从建设到投产的点点滴滴。目前,公司实际用工达到153人,聘用当地员工105人,其中少数民族员工90人,自投产以来累计招收员工300余人次。  政策惠及纺织业看着企业不断发展壮大,钟心群觉得每项优惠政策都像是冲着喀什新粤纺织有限公司量身打造的。看着去年的成绩单,钟心群高兴地说:“截至去年年底,公司资产总额达到1.061亿元,生产各规格棉纱2400吨,加工并销售皮棉3500吨,实现产值8500万元,实现销售收入5500万元。”  目前,喀什新粤纺织有限公司在建设上已投入1.2亿元,预计今年4月初,新建后续生产线设备将逐步投入生产,公司最终将达到15万锭的生产规模。然而,让钟心群欣慰的远远不止企业在疆的发展速度。她说:“没有棉花目标价格直补政策之前,进口棉价比新疆本地棉价低,多数纺织企业都选择进口棉为原料。去年,新疆棉花目标价格直补政策逐步落实以后,进一步降低了棉花的收购价,公司收购的1.2万吨籽棉全部来自当地,收购价与往年的进口棉价相差无异。”  “如果企业所有厂房设备全部建成投产,每年能消化岳普湖县1/3的棉花。喀什地区在棉花种植模式、种植技术、管理水平及土壤、水肥条件等方面拥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凭借”五口通八国,一路连欧亚”的地缘优势,棉花采购区域优势明显,特别是中—吉—乌铁路贯通之后,喀什地区进口棉花更为便捷。”在谈到这些优势的时候,钟心群总是侃侃而谈。  对未来充满信心在江苏,喀什新粤纺织有限公司的“老东家”——江苏常州武进洋泽织造有限公司,有纺纱—浆染—织布—整理的全套生产线。在新疆,喀什新粤纺织有限公司有就地可取的棉花资源。借助这些优势,该公司在岳普湖县落户、投产,不仅使其与江苏的织布优势互补,优化上下游的结构调整,还为下游提供更优质、低价的产品。  随着企业一步步在新疆站稳脚跟,钟心群意识到,充分利用优惠政策和资源优势,将东部成熟的生产技术和经营理念与当地棉花资源相结合,才能创造出更大的盈利空间。企业要增强自主创新能力,推进科技进步和产业升级,提高企业经营管理水平,扩展企业营销渠道,控制中间成本,提高企业生存能力和竞争能力,提升内地原有企业的产业链,就应该用好近年来新疆给予纺织企业的种种优惠政策。  去年,喀什新粤纺织有限公司自建了一座轧花厂,给纺纱提供了价低质优的原料,使该公司成为喀什地区唯一一家有自用棉企业,历史上第一次将产自岳普湖县的棉花在当地纺纱企业得以消化。将本地资源转化为高附加值产品,给当地增加了税收和新的生产力。  在钟心群的眼中,岳普湖县轧花厂少、棉纺企业也少,喀什新粤纺织有限公司离棉花产地近,企业发展软环境很好。但她同时坦言,目前疆内纺织企业不足,产品品种不全,印染、服装设计等产业环节不具备,只有这些环节完善了,全疆的纺织企业才会有更大发展,并可带动当地相关产业迅速发展。

1月11日,美国零售联合会(简称NRF)第104届年会暨展会在纽约举办。尽管与会的众多专业零售人士表示,电子商务和移动商务都在急剧增长,但令人惊讶的是,专家认为在电子商务领域,实际成交量远低于预期,零售商需要更加努力迎合消费需求。这与正在如火如荼地展开跨境电商的中国企业所认知的情况并不完全一致,那么跨境电商还能解企业的燃眉之急吗?  海外网销没那么红火?  服装咨询公司Clothesource创立人迈克·弗拉纳根在美国NRF年会上表示:“对于服装贸易来说,网络力量是非常重要的,尽管每个服装品牌和零售商都在通过网络进行产品更新、接收和发布信息,但是他们通过此渠道卖出的衣服少之甚少。”例如,在服装网销最为发达的两个市场——英国和韩国,2014年消费者在线购买的服装数量仅为全年购买服装总量的17%,而在其他国家,服装产品的在线销量更少。由此可见,服装行业在电商领域的零售能力仍有改善的余地。  科技咨询公司IBM也给出了同样的结论,他们认为尽管消费者对网购越来越感兴趣,但是实际上并没有多少人愿意对此付诸行动,实际购买人数远低于感兴趣的人数。IBM针对19个国家的11万名消费者进行调查并做出商业价值研究报告。研究指出,目前大部分消费者都比较喜欢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来购买服装。调查中,有43%的消费者表示愿意在线消费,但是实际购买的人士仅占29%。  更让人意外的是,大部分年轻人都被视为更喜欢在线购买服装产品,但实际上,真正有过网购服装经验的青少年的数量比有意愿却从没在线购买过服装的少20%。  对此,IBM全球商业服务经理萨拉·戴梦得表示,这说明在电子商务领域,消费者想要的产品与网络零售商可以提供的商品存在着巨大的差异。NRF负责人也表示,电子商务不是不红火,而是消费者的需要还没有被充分满足,零售商需要缩小与消费者“想要的”和“能要的”之间的差距,从而增加网络消费忠诚度。  出口企业趋之若鹜  当听到“海外电商市场似乎没那么红火,企业还有必要花大力气投入吗”的疑问时,江阴嘉祥贸易有限公司总经理王伟淡然地回答道:“现在网销肯定比不过实体,但是跨境电子商务代表的是一种趋势,未来将规模化发展。”  王伟的公司已经从事跨境电商两三年的时间,谈及效果如何,他表示:“互联网经济带给我的是,公司规模从2010年的45人增长至如今的450人。”5年间,员工数量实现10倍的增长,王伟做了些什么?“我们通过很多平台做跨境电子商务贸易,如亚马逊和ebay等。之所以走上这条路,是因为越来越多的零售商和采购商开始以新的形式来销售。比如网络精品店的产生,这些精品店仅在网上销售,特点就是款式多,数量少,他们从不压货,而是根据销售情况随时下单。我们并没有特别划分是做B2B还是B2C,而是把握一个原则,满足市场对小批量、多品种订单的需求。”王伟的说法与NRF报告不谋而合,他想做的就是尽量满足市场对服装产品差别化的需求,“跨境电子商务更适合那些个性化、中高端品牌产品。”  在他眼里,企业需要互联网,尤其是背后强大的数据支持,利于企业对产品、对目标消费者进行精准定位。  内蒙古春雪羊绒有限公司国际贸易部总经理张树这两天也正在筹划跨境电商事务。他表示:“跨境电商恐怕是未来大多数出口企业在传统渠道之外的另一个选择,我们更倾向于做B2C和C2M,后者的意思是消费者到工厂,就是按需生产,提供定制服务。至于平台,应该会选择亚马逊。”内蒙古春雪羊绒有限公司并不打算再组建新团队,而是寻找合作伙伴将此业务交给更为专业的第三方去做,可见公司对跨境电子商务的重视。  跨境电商不这样简单  虽然网络上充斥着各种类似于王伟的成功故事,但如果凭此以为跨境电商简单,想要复制成功那就错了。事实上,春节临近,对于跨境电商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位于江苏的一家物流公司表示,每年圣诞节和春节前后都是包裹量剧增的时候,会频繁出现货件投递延误的情况,这对于跨境电商是一大考验。据悉,英国现在还有很多圣诞节期间发出的货件没有送到。英国邮政已经在与海关商讨增加处理能力,预计在2月中旬恢复正常。  为了解决这样的问题,除了澳洲仓库,王伟打算在上海自贸区再与客户共建仓库,并且自己承担物流的分拣业务。张树则是另一番打算,他说:“我们现在的意向合作伙伴要在海外建立仓库,这样就解决了很多物流和仓储难题。”  仓储的建立不仅是为了解决及时发货的问题,还承担了向采购商展示的作用。出口企业都表示,采购商如果不看商品很难轻易下单,只有通过几次可靠的交易他们才会能够根据网络图片决定是否采购。王伟表示,国外同样流行在“朋友圈”里卖东西,因此企业自建交互式网站,并通过社交媒体积极宣传推广,培育知名度和美誉度,十分有助于赢得采购商及消费者的信任。